代妻盡孝!老婆因公殉職「他堅持留下不再娶」拉拔女兒長大 「照顧岳母24年」同待親生媽四代同堂

「雖然您女兒走了,但是家裡還有我,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孝順您!」自從許下這句口頭諾言以後,他就一直身體力行默默履行著,代替已逝的妻子盡孝,相伴岳母走過了24個年頭。

廖倫德和吳明枝

Advertisements

喪偶女婿一諾24載 ,盡孝岳母當親娘


黃自宏

2016年11月24日,四川省樂山市沙灣區一家醫院裡,92歲的吳明枝老人在病床上慢慢闔眼,她走得很安詳。在她所在社區,她的確是一個有福高壽、受人尊敬的長輩。跟往年過春節以及她每年過生日那樣,子孫和親友們都一個不缺地又聚到了一起,精心給她舉辦了一個簡單而體面的葬禮,在當地許多人的眼中,這真心算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喜喪了。在她人生的最後一程裡,為她虔誠默默送行的人群中,有這麼一位不得不說的人、那就是和她相伴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女婿——廖倫德。

走進吳明枝曾經的家,四川省樂山市沙灣區某個社區6號宿舍3樓5號的房間,那是一間始建於上個世紀80年代初、極為普通的舊紅磚房,一室一廳,面積絲毫不大,採光條件也不是太好,屋後是一條走廊,廚房露天設置的、廁所還是公用,可家裡卻總是收拾得乾淨整潔,窗上牆上紅通通的精美剪紙總是照得人眼前一亮、心裡暖融融的,最醒目的,是門檐上懸掛的巴掌大小、社區頒發的「和諧家庭」的鍍金牌子。

Advertisements


曾經,這家住戶的三口人是:老太太吳明枝、女婿廖倫德和外孫女廖夢梅三代人。


乍一看,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屋和這家低調平凡的三代人確實也沒啥任何特別之處,但這戶人家卻曾經以最高票當選該社區首屆「和諧家庭」的殊榮,廖倫德也在2015年被評選為沙灣區「敬老孝親模範」第一名,在沙灣區周邊家喻戶曉,並感動了整個樂山市。這麼20多年來,凡是認識他們一家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會對他們豎起大拇指,並由衷讚不絕口。

女婿一諾二十四載,孝順岳母變親兒

Advertisements

吳明枝老太太的老伴,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就因病不幸離去了,他們一共養育有三個子女:大女兒工作地離家較遠,每年忙碌奔波,只能回家幾次;小兒子是中國水電七局的一名高級工程師,安家也比較遠,常年在全國各地參與設計施工建築、道路橋樑電站修建,曾參與設計過四川省成都樂山高速公路段的修建,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末,因其出色的工作能力,有幸被選派到南蘇丹援建,出國後,他每年也只能回家一兩次;常年待在吳明枝身邊的,就只有二女兒二女婿他們一家人。1987年秋天,外孫女廖夢梅出生,雖然家庭條件並不殷實,但女兒女婿都很純樸能幹,國企廠礦工作的老太太,自己也有些退休金、溫飽有餘,一家人過得簡單溫馨、其樂融融、知足常樂。

三代人

Advertisements


1992年4月21日,吳明枝老人每當一想起這個日子就總會熱淚滾滾,一場突如其來的噩耗,把這個原本平靜幸福的普通家庭攪得波瀾陣陣:二女兒因公殉職。抱著年僅5歲的外孫女,吳明枝心如刀絞、淚如泉湧。在女兒簡潔的墓碑上,落款只刻了外孫女的名字——吳明枝細心地考慮到,將來萬一女婿還要組建新家庭呢?不能給人添麻煩。


常言道,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人生一大痛苦,強忍著難以言狀的悲傷痛苦,安葬了女兒之後,吳明枝意識到,外孫女年紀還小,如果從此由父親拉拔長大,多少有點困難與不便;萬一再遇到一個心腸厲害的後媽,那豈不是更對不起外孫女和離去的女兒了。


女婿廖倫德雖然文化不算高,卻是那家國企廠礦的熟練工人、勞動模範;更何況,他當時才30多歲,有著170多的身高,生得英俊魁梧,不光籃球打得好,而且還會做得一手好菜,人也踏實能幹、穩重大方。不久後,主動登門拜訪,給廖倫德介紹對象、催他續弦的人,總是一波接一波,之後幾年從未間斷。於是,年近古稀的吳明枝和女兒兒子商量後,毅然決定自己來撫養外孫女廖夢梅,並語重心長告訴廖倫德:「你還年輕,如果幾時能遇到一個合適的人,你就馬上走吧!我不怪你,真的。

Advertisements

那時候,給廖倫德說親的熱心人確實不少,給他介紹的對象也參差不齊,未婚再婚的都有,有個女子別還是毛遂自薦,但他都不假思索一一拒絕了:一來相見不如懷念,前妻是個非常罕見、旁人稱讚的賢妻良母,他生怕「接班人」的反差太大,令自己失望遺憾;二來年幼的女兒甜美乖巧,自己也擔心,萬一不慎找到一個對她不好的後媽,之後的日子就只會讓自己和家人麻煩不斷、左右為難。他不止一次一本正經地對岳母說:雖然你女兒走了,但是家裡還有我,我會盡自己最大努力來孝順你,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媽一樣。自從許下了這句口頭諾言以後,廖倫德就一直身體力行默默履行著,直到相伴岳母走過了二十四個年頭。

Advertisements

此後,這一家三代就開始各種未知的艱難努力生活。吳明枝一心一意盡心撫養廖夢梅;廖倫德所在的單位,雖然一直經濟效益不太好,工作也忙碌繁瑣且工作環境較差,後來他還在經濟改革大潮中下崗了,但每當想到自己特殊的家庭和可愛的女兒,一直照顧女兒、卻一天天無聲逐漸衰老的岳母,他總是又咬緊牙關,重振精神,一如既往埋頭努力工作起來。


齊心協力度難關,勤勞女婿會持家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廖倫德的父母先後離開,短期回家料理好父母的後事之後,廖倫德又第一時間趕緊回到家中,繼續承擔起了這個家庭頂樑柱的重擔。


廖倫德也知道,在一個小女孩的成長過程之中,女性長輩特有的關懷照顧和細緻入微的體貼感化,是作為一個男人永遠也無法設身處地去思量、體會,並且無法替代的。岳母雖然年逾古稀,但對撫養女孩子,還是相當有一套的,能給女兒梳出各式各樣漂亮新潮的小辮子、衣著搭配穿得整齊標誌——單單這點,自己就壓根都不會。

Advertisements


岳母對女兒的細緻關懷體貼,一點一滴,他全都清楚地看在眼裡,並牢牢地銘記在心裡。於是,他更加努力工作,有時還做幾份兼職,下班回家後,家裡洗衣做飯的家務活他都全部包了,油鹽米茶樣樣親自上陣,髒活粗活重活累活,事無巨細,他從不計較和推諉扯皮。


雖然在四川,有很多男人對家務活都很在行、挺擅長,但是,像廖倫德這樣,常年累月操持家務勞動,還任勞任怨的,確實非常少見。有時忙了一天下來,廖倫德也感到腰酸背痛,但他從來沒有半句怨言,在岳母和女兒面前,總還是努力擺出一副笑呵呵的面容,第二天又早起,一如既往開始新的一天的工作和勞動。


每到傍晚和周末,只要天氣晴好、溫度適宜,廖倫德總一手扶著吳明枝,一手牽著廖夢梅一起散步。之前,有很多不大熟悉他們的人,都總誤以為廖倫德是吳明枝的親兒子。

吳明枝一直也很心疼子女,她的大女婿在中年以後身體就不太好,後來還不幸得了偏癱,大女兒常年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大外孫也從小自立,從中學開始就一直自己在外面讀書,直到工作成家;小兒子常年在國外工作,安家也較遠,身為長女的小兒媳帶著孫女,同時還照顧著身體不大好的自家父母。


在勸別人時,雖是一直懂得「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兒孫自有兒孫福」,但換了自家,每當說起這些事,吳明枝卻總是不由得總搖頭嘆氣和扼腕嘆息。於是平時,在每年300多天的時間裡,就是吳明枝、廖倫德、廖夢梅一家三口相依為命。吳明枝雖然多年身體硬朗,但有長年累積的風濕、心臟病和高血壓,也是個隨時需要關心照顧的人。對此,廖倫德特別細心費心,成天留意岳母的健康和安全,上班時間總不忘托鄰居幫忙順便看著,隨時電話跟蹤及時了解掌握一線情況。擅長烹飪的廖倫德,還不斷改進創新,總把飯菜弄得花樣繁多、營養健康、香軟可口,讓牙不大好使的岳母吃得營養、健康和開心。


外孫女發奮早熟,懂得珍惜和感恩

廖倫德是小學文化,吳明枝幾乎不識字,可廖夢梅從小學開始,讀書就特別用功,學習成績和日常表現都很好。在他們家不足十平方米的客廳牆上,貼滿了廖夢梅從幼兒園到大學時期的各類獎狀:「三好學生」、「文明學生」、「市作文競賽第二名」、「優秀學生幹部」……而且,廖夢梅從小生得乖巧甜美,也和自己父母一樣,非常善解人意,生活自理能力很強,擅長做家務,從沒讓父親和外婆操心過。

有了這樣的外孫女,看著她在膝下逐漸長大,直到個頭已經悄然超過自己、變成一個大姑娘,吳明枝暫時忘卻了喪女之痛,把滿腔的慈愛傾注到廖夢梅身上;廖夢梅從小也很貼心善良,寫完作業以後,總不忘幫外婆捶捶腿揉揉肩,周末還幫外婆修指甲剪頭髮,後來外婆腿腳不方便了,還定時給外婆洗澡洗衣。

看到女兒在岳母身邊健康快樂成長,廖倫德也十分欣慰,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盡心操持家務,專心孝順岳母。他敬老孝親的實際行動不光潛移默化了女兒,也感染帶動了周圍鄰居和不少親友,成為一段佳話。

2006年夏天,廖夢梅以優異的成績被四川農業大學錄取。考慮到自身家庭條件和外婆年紀較大需要照顧的實際情況,她堅持沒讓父親同行相送,決定自己去學校報到。

臨行前,天突然飄起細雨,氣溫也驟降,多年風濕腿痛、關節發炎,很長時間都沒下樓閒逛和上街散步的吳明枝,依然拄著拐杖,邁著蹣跚的步伐,堅持和廖倫德一起把廖夢梅送到車站。

當車啟動時,望著窗外年邁的外婆和多年操勞的父親,廖夢梅還是微笑著沖他們揮手。直到他們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這個堅強的女孩才扭頭閉眼,潸然淚下。廖夢梅告訴筆者,從小開始,別的小朋友每當受到委屈和遇到挫折困難時,總是會脫口而出大聲叫喊一句「媽媽」,而自己這些年熟練叫的卻是「外婆」或者「爸爸」。誠然,那些年,外婆和爸爸為自己操了很多心,現在自己逐漸懂事了,更不能讓外婆和爸爸比自己先難受、更難受。

給力女婿無私岳母,相互扶持勝母子

把廖夢梅送進大學以後,吳明枝不止一次嚴肅地敦促廖倫德找個合適的對象,好好過後半生;有時還故意說點氣話、想「曲徑通幽」激將廖倫德,可每次廖倫德都還是無一例外看穿了岳母的心思,總是婉言拒絕了。

其實,吳明枝也心知肚明,一來,大女兒和小兒子各家也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自己雖沒多少文化,但卻明白事理,絕不可能再去無心有意添麻煩;二來,她從工作到退休到現在,在沫江煤礦已經待了半個多世紀了,那裡雖然不是什麼繁華富庶之地,但一直山清水秀、氣候宜人、世風淳樸、生活成本低,那裡還有著她常年熟悉的生活環境、多年的同事老友,更有一些每天與她談天說笑的忘年之交。很多年以來,大女兒和小兒子也多次接她去各自家裡住,並有意無意勸她留下同他們一起生活,頤養天年、共享天倫;可是每次一旦超過十天,她就總是覺得有些不習慣、不舒坦;加之成天親眼看著大女兒和小兒媳的操勞,她又感到莫名的心疼和憂傷。是的,總之要讓她離開這個簡單卻溫馨的家,她心裡總是都很難適應和接受。

二女兒離開已經20多年了,吳明枝從身體硬朗變得白髮蒼蒼,腿腳不太靈活,聽力下降了,80歲以後,牙齒最終也沒能剩下一顆,加上多年以來加重的老毛病,一直都在困擾著她。吳明枝不識字,除了幫忙熬制中藥,平時的西藥和中成藥,每次去醫院診所給吳明枝取回來,廖倫德總是按時仔細把藥分好包好,放在吳明枝伸手可及的桌上,並叮囑她按時吃藥。


從2000年開始,吳明枝就時常突發犯病需要住院。每當這時,廖倫德總是二話不說,就迅速背起近60公斤的吳明枝跑下三樓,再立即送進醫院就診。住院期間,廖倫德每天不厭其煩地端茶送水、洗衣做飯,把吳明枝照顧得細緻入微、井井有條;有時遇到吳明枝病情稍稍嚴重些送進急診室,廖倫德總是連夜守在病床邊,絲毫不敢合眼懈怠,直到吳明枝病情徹底輕鬆下來,才敢稍稍喘口氣。


有時,吳明枝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把先前換下的襪子和貼身衣褲藏起來,準備自己偷偷去洗;可廖倫德卻總是能及時發現並找出來,洗凈晾乾再帶回來讓吳明枝換上。吳明枝年紀大了,耳朵漸漸不大好使,廖倫德必須靠在她耳邊用60分貝以上的嗓門說話,並反覆強調關鍵字,她才能勉強聽到甚至是猜對,加之有時她會敏感固執,就莫名奇妙地發火,但廖倫德都能諒解和尊重,他知道老人年紀大了就像小孩般任性,及時勸慰吳明枝寬心開心,並一如既往地照顧好岳母,風雨無阻。


為了更好照顧岳母,退休之後的他,平時幾乎不出門,隨時隨地關注確保岳母的健康與安全,直到春節大姐一家或者小舅一家來照顧岳母,他才忙裡偷閒,得以享受短暫幾天的休息。


這些年來,樓上樓下周圍鄰居換了一個又一個,就連他們也都記不清吳明枝生病住院過多少次,但大家都常常看到,每次她生病,廖倫德都背著她上下樓,洗衣送飯忙碌的身影,以及平時像兒子一樣孝順她的溫馨感人畫面。

廖夢梅和吳明枝


吳明枝不止一次動情地對廖倫德說:你為什麼對我這樣好?廖倫德說:因為你是我媽啊!這麼多年時間,你把我女兒養得這麼大,調教得這樣好,你既當爹又當媽,既當外婆又當外公,比我們更加費心啊,我只不過是向你學習而已。

自強不息攜手並進,三代人共寫人間感動

2011年夏天,大學畢業的廖夢梅放棄了在成都和樂山的幾處高薪工作,考取了離家很近的沙灣區某部門的社區秘書兼會計,工作地離家坐公車也就十分鐘,朝九晚五的工作她很盡心,回家之後,早晚時間也更加方便照顧外婆。


廖夢梅十多歲時,已經出落成一位眉清目秀、身材窈窕的姑娘了,在大學期間一直擔任學生幹部,各種獎狀證書得了滿滿一抽屜,因而很快進入了良好的工作狀態。工作之餘,她替父親分擔了很多家務,還定期幫外婆梳頭理髮、剪手腳指甲和洗澡。第一個月剛領了薪水,雖然不多,她首先就買了一大袋大米和一大桶菜油帶回家。


在貧寒家庭中長大的姑娘,更懂得生活的不易,生活得更加實在,也更加懂得如何去生活。能幹漂亮的廖夢梅,一面努力工作,一面不斷繼續加強學習,她決心用更好的工作生活狀態來回報外婆和父親。後來廖夢梅結婚了,平時還和吳明枝住一個房間,主要是預防外婆夜間摔倒或者及時處理外婆多年舊疾的突發症狀。


廖夢梅的丈夫,是一位公務員,對吳明枝也一直非常好,燕麥片、摺疊式拐杖椅、米酒、紅棗、玉米麵、餅乾蛋糕……凡是他看到想到聽到的,覺得適合的,都第一時間為外婆買到家裡。

最近幾年,給廖倫德介紹對象的人又多了,可廖倫德依舊從沒輕易動心,每年還定時為前妻掃墓。他說,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就算要找,也要找個能夠一起孝順老人的,不過這樣的人確實太難得了。

2016年9月,廖夢梅產下了一個健康漂亮的女兒,每到周末,只要不加班不值班,一家三口都準時回家探望外婆和父親。四世同堂,見到襁褓裡粉嫩嫩的曾外孫女,吳明枝喜形於色,趕到非常滿足和幸福。

樂山電視台採訪


2016年11月24日上午,吳明枝身體不適又被送進醫院急診,診斷結果是器官已經開始衰竭,也就是離去的前兆。當晚22時,病床上的吳明枝留戀地環視著子孫們,微微笑著,滿意又安詳地閉上了眼睛,這次卻再也沒有醒來。與吳明枝相伴多年相依為命的廖倫德和廖夢梅,內心最難受,滿眶眼淚一次次都沒忍住悄悄滑落。

斯人已逝,是的,真正對一個人,就要及時珍惜和悄悄行動,趁著人還在世上、在身邊的時候,就要對他(她)好,活著時對老人盡善盡孝,此生也就沒有太多遺憾。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